当前位置 : 主页 > 体育 >

对话WETA:《猩球崛起3》如何特效“造猩”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11:36  浏览量:

“坏猩猩”与凯撒(《猩球崛起3》剧中角色)在火焰旁对话,毛发在火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不同的光感,每一帧都做到了配合光线。导演陆川不由感慨,所有细节都是现实主义的,非常真实。这样的特效也让《猩球崛起3》的观影效果,达到几乎分辨不清现实与数字的境界。

  “坏猩猩”与凯撒(《猩球崛起3》剧中角色)在火焰旁对话,毛发在火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不同的光感,每一帧都做到了配合光线。导演陆川不由感慨,所有细节都是现实主义的,非常真实。这样的特效也让《猩球崛起3》的观影效果,达到几乎分辨不清现实与数字的境界。

  1440个特效镜头,占比全片95%的镜头量,每只猩猩500万根毛发……《猩球崛起》创造了一个数字化的猿类星球,将真实世界翻译成数字化世界,通过电影特效,让电影犹如是真的猩猩在表演。

  来自新西兰的维塔(WETA)工作室为这一系列电影画上了句号。作为20世纪福斯出品的科幻大片,《猩球崛起3:终极之战》将于9月15日登陆国内市场,此前,该片在北美市场已累计达到1.45亿美元票房。

  作为该系列电影的特效团队,WETA此前曾为《指环王》三部曲、《金刚》、《阿凡达》等特效大片提供特效服务,并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视效奖。

  虽已是全球顶尖的特效公司,WETA工作室视效总监Anders Langlands依旧认为《猩球崛起》是个挑战。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,创造出让观众印象深刻并会予以关联的数字化形象是相当难的过程,自己对于这件事,已付诸多年努力。

  作为最终篇,《猩球崛起3》在烂番茄新鲜度达90%,IMDB评分为8.8分,被部分社交媒体评为“这个时代最好的大片之一”。

  创造“猩猩”

  维塔工作室位于新西兰惠灵顿,成立于1993年,从一家作坊式的视频小厂,变为如今被电影行业争相追捧的顶级特效团队。

  将演员的表演通过数字化转为猩猩,包括每一根毛发、神态、皮肤状况等都需要设计。Anders Langlands在中国行的第一站“维塔大师班”对话中表示,每一只猩猩大概有500万根毛发,每一根毛发都需要进行建模。

  一开始,维塔用人的毛发模型,但并不适用于大猩猩。由于折射角度不同,猩猩毛发的变动及光泽是不同的,需要每一帧重新调。于是,便开始了用猩猩毛发建模。“我们调了它的长度和密度、有一些可以卷曲,有一些可以调弯。这些对于人物的刻画来讲,是非常有用的。”

  由于毛发的建模、调整非常繁琐,耗费时间很长。因此,维塔在过程中开发了很多工具,帮助完成这些工作,如用于建模、复制粘贴等。这些工具是否会开放?Anders Langlands并未给予准确答复。

  猩猩在不同环境中穿行,毛发上会沾染一些残骸。如雪地打斗的场景,雪花在毛发上的厚度和密度,每一帧翻滚动作粘到的雪花数量都需要提前计算,做到真实。而最终的结果,由于毛发外层的雪花会结块,就需呈现出块状。

  这样的特效工作让不少中国导演感到吃惊。陆川在与Anders Langlands中坦言,“(《猩球崛起3》)几乎在挑战很多我们当时(《九层妖塔》)感觉不可能的东西。工业的水准、特效工作人员的用心、导演的表达完全融合。”

  实际上,电影特效在国内电影市场正在成为不可逆的趋势。奇幻、魔幻类电影正在成为主流。

  过去一年,国产电影中出现了《爵迹》、《长城》等运用大量特效的影片,也出现了包括《幻城》、《青云志》等,打着特效旗号的电视剧。但集中上映的成果检验,让国内的特效水准也持续被诟病,与“五毛特效”直接画上等号。

  对于《猩球崛起》的特效工作,Anders Langlands表示共持续了一年的时间,共有998名工作人员参与幕后制作,最高峰时期,有400多人同时为该项目工作。

  实现情感表达

  相比于前两部作品,第三部加入了人类对预言的反思,沉稳的叙事节奏,却承载了更复杂的情感与逻辑野心。对于特效工作而言,实现这些情感的表达,并不容易。

  Anders Langlands告诉记者,这部作品中,凯撒关系重大,他将自己带入情感世界,这比此前两部看到的都更加黑暗、深入。演员的表演是进行特效工作的基础。

  凯撒的扮演者安迪·瑟金斯因此收获了大量好评。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,他表示,凯撒在三部过程中越来越人性化,最大挑战是能否把自己的情感、智慧表达出来。“凯撒情感的核心,它是非常有同理心的。最后一部他开始复仇的旅程。我必须想办法让凯撒所经历的,通过我的诠释、情感传递出来。”

  技术也在三部过程中变化。安迪·瑟金斯表示,一开始拍摄只能在室内,后来可以将摄像机带出去,到地形复杂的雨林拍摄,第三部则在有山有雪。这种动作捕捉技术的进步,也让表演有了实现的机会。

  整个动作捕捉分为身体动作捕捉和面部表情的捕捉。室外拍摄面临午夜、冰雹等恶劣环境,如何保护摄像机和设备,便是一个挑战。而为了呈现真实的情感,肌肉的收缩、晃动、变化等都需要看起来很真实。

  “我们和动物园关系很好,他们分享了大猩猩的核磁共振成像图像,建立起大猩猩的模型,了解肌肉密度、位置、骨架连接等。” Anders Langlands介绍。至于新的猩猩角色,则需要选择新的原型,并在猩猩睡觉时做一些手模、提取硅膜涂层,以便得到肌肤的纹理图。

  包括不同阶段猩猩的皮肤状态、五官的湿润感、眼里的血丝等肌肤渲染,都可以帮助实现情感的传达。

  Anders Langlands告诉记者,维塔的工作从与导演马特·里夫斯沟通阶段就开始了。“我们所做的仅仅是服务于故事情节。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,我简直哑口无言。表演和各个要素都很棒,我甚至忘记自己在看数字化的猿,只能按着故事情节发展往下走,被角色深深吸引。”

  在他看来,这部电影的角色比维塔之前创造的更具有挑战性。“在你观影时,你会完全忘记自己看到的是虚拟的东西,这种经历太奇妙了。”

  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及,该片的制作预算不低于1.5亿美金,这对于国产电影而言,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陆川坦言,《九层妖塔》共投入9600万元,在预算方面存在限制。另一方面,在国内很难找到演员,更不要说出演怪物。“我们的电影里,所有的怪物都是我自己演的,省钱。”陆川表示。

  随着国产电影成本的不断提高,包括陈凯歌的《妖猫传》被传近10亿投资、乌尔善的《封神三部曲》宣布投资30亿等,都在刷新成本纪录。特效公司也正在成为理想投资标的。去年,华人文化投资《星球大战》特效公司Base FX、文投控股收购《奇异博士》特效公司Framestore……华语电影何时能产出优质的特效大片?这条路似乎还有很长。

  20世纪福斯也期待《猩球崛起3》在中国交一份满意的成绩单。此前,该公司出品《金刚狼3》、《异性:契约》在中国获得9.7亿元票房,在好莱坞六大中位于末位。该片在国内市场的表现还不得而知。目前,该系列的前两部在国内票房分别为1.84亿元、7.08亿元。

(原标题:对话WETA: 《猩球崛起3》如何特效“造猩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