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主页 > 社会 >

长城、暴君、《山海经》?张艺谋“剧透”8疑点

发布时间:2018-01-08 15:36  浏览量:

《长城》导演张艺谋。图/CFP

影片的长城有很多大开脑洞的设定,出现了不少与中国人印象中的长城截然不同的东西。

马特·达蒙的角色贯穿始终。

除了最右的鹤军景甜,其他四军出场篇幅不大。

今日会集了中外全明星阵容,由张艺谋执导的贺岁档奇幻动作电影《长城》全国公映。这部从一开机就备受关注的影片终将揭开神秘的面纱,张艺谋的首部英文电影成色如何势必又会成为年度话题。本报记者受邀提前看过了全片,并且根据电影中出现的种种设置上的疑问独家专访了导演张艺谋,他对于片中饕餮的设置,2000多年前的暴君,60年前发生的事情以及磁石的来源都给出了相应的解释。

阵容

马特·达蒙贯穿始终

《长城》邀请到三位好莱坞影星马特·达蒙、佩德罗·帕斯卡、威廉·达福。而国内演员阵容也是吸引了全年龄段的关注。既有天王刘德华和实力派演员张涵予,也有像彭于晏、郑恺、林更新、黄轩这样的年轻实力演员,还有人气偶像鹿晗、陈学冬、王俊凯等。除了男一号马特·达蒙贯穿始终之外,戏份最多的当属女主演景甜,她也会在片中既担纲鹤军将领,还要充当英文翻译。饰演军师的刘德华的戏份次之,他在片末的演员表排名最后,但挂出了“特别出演”标示。

年轻演员中鹿晗是戏份最多的一位,他的性格成长描写得很完整,也在剧情上能够起到推动作用。戏份最不突出的当属黄轩和陈学冬,前者虽然有几个镜头,但鹿军将领邓将军这个名号多出自他人之口,存在感是五军中最弱的;而饰演御林军军官的陈学冬更是戏份少得可怜,他只有两个镜头,以及一句“来者何人?”的台词。

饕餮

特效逼真且符合史说

其实电影中除了第一男主马特·达蒙外,另一位主角当为饕餮。这个源自中国古代传说的神秘怪兽,象征着千百年来人类的贪得无厌,所到之处,皆遭吞噬。关于饕餮的历史记载很多,《神异经·西荒经》中有云:“饕餮,兽名,身如牛,人面,目在腋下,食人。”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也有云:“钩吾之山其上多玉,其下多铜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身人面,其目在腋下,虎齿人爪,其音如婴儿,名曰狍鸮,是食人。”作为片中的大反派,饕餮的特效做得既逼真又符合历史记载,而搭配上类似蜂群蚁群的分工协作、反哺“蚁后”的动物习性设定,也能够令人眼前一亮。

制作

维塔+工业光魔强强联手

《长城》是首部启用奥斯卡级别顶尖好莱坞制作团队的中国电影,道具上,片中超过5000件武器、20000件道具,由获得五座奥斯卡奖杯的维塔工作室精心打造。特效上,上古神兽“饕餮”,由打造过《星球大战》系列、《指环王》系列的全球顶尖视效团队工业光魔倾力设计、制作。编剧托尼·吉尔罗伊曾凭借创造票房奇迹的《谍影重重》系列荣获2次奥斯卡提名。美术指导约翰·迈尔2次夺得奥斯卡。服装设计迈耶斯·鲁贝沃与詹姆斯·卡梅隆等多位知名导演合作过《阿凡达》、《僵尸世界大战》、《魔兽》等片。

五军

熊鹰虎鹤鹿各司其职

电影中设定了统属于“无影禁军”的五支代表性军队:虎军,工程和机关部队,将科学技术发明转化为破坏力十足的火药武器;鹰军,弓箭部队,使用弓弩狙击敌人,从远距离即可置敌人于死地;鹿军,持盾步兵部队,快速而敏捷地打入敌人阵营,展开近距离突击战;熊军,近战部队,使用长枪和斧头,为了保卫国家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;鹤军,飞索部队,使用由滑轮和绳索组成的复杂系统,从任意角度投入战斗,组成不受重力束缚的攻击力量。每一种军队都有专属的颜色和图腾标志,源于古中国对于军队的区分和象征。

■ 张艺谋解读

剧本

中国没有能写全球大片的编剧

新京报:这次剧本完全是西方人写的,你对这种西方人写中国文化是什么态度?

张艺谋:这个项目传奇开发了七年,他们最早担心我不接,觉得我看不上这种类型,所以很忐忑。后来我同意说接这事儿,他们还很意外。我最早看的剧本跟这个有很多不同,但比如说长城、饕餮、火药、秘密部队,这些创意都很好。在类型上这些创意都很新鲜。(听说原本剧本中还涉及了UFO和外星人,想跟您核实一下?)并没有。但我看的原始本子有很多我看过的合拍片所有的特别老套的那种,我当时跟他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,你们可不可以改剧本?因为我当时就是试探他们,马上就要开拍了,也比较急,没想到他们全都同意了,马上调了一个新的编剧。(有没有提出找一个中方的编剧?)没有,因为全是英文的剧本,而且我们中国的编剧写也写不了这些东西。你说我们中国哪个编剧是能写这种全球大片的编剧?全英文,咱们没有这样的人才啊。

饕餮

坚持要用腋下眼和玉石绿

新京报:饕餮腋下眼的设置,以及头上的花纹和史实相符,你有没有给西方人提供什么建议?

张艺谋:饕餮的设置我肯定是给了建议,甚至连颜色都是。因为我们是现实主义的(题材),不要奇奇怪怪。后来我查资料,《山海经》上说饕餮源于钩吾山,说钩吾山山体是玉石。那中国的玉石是什么颜色?我就跟维塔工作室说了,维塔就把中国所有玉石的颜色拿来给我看。我和他们说,你看人类第一部奇幻书《山海经》上说的就是这个绿,那我们就用这个绿吧。其实眼睛的位置从脸上挪到腋下可是费了劲了,他们一开始完全反对,说你这不是奇形怪状吗,你这不是天外来客吗?但我就是坚持。

新京报:电影中说,饕餮比60年前聪明了,60年的设定是指一个甲子轮回吗?

张艺谋:60年只是一个说法,当时有记载。你看郑恺不是念那个书吗,是中国人的记载,饕餮出现过,也打过。片中最老的张涵予也不到六十岁,所以他完全不知道。原来我是打算找一个比张涵予还老的演员,就说他六十年以前见过,那就得是七十多岁(的演员),但后来又觉得老演员还要打,有点太老啦,算啦!

朝代

长城参考太行山马岭长城

新京报:为何选择宋代,因为宋代的长城在中国文化中并不常见,是要架空历史吗?片中提到汴梁,那故事是发生在北宋吧?

张艺谋:宋代是他们定的,这个时间定得很准,他们都是经过考证的。他们说是欧洲有了十字军东征以后,有了雇佣兵,我们发明了火药还没有传到欧洲,中间有七十年,那就是北宋。七十年之后就传过去了。(但对于国人来讲宋代长城可能还有点模糊)那当然,因为自从秦修了长城以后,长城不断地进行扩建、重修等等。我们后来参考的是太行山外的马岭长城,宋代的,有遗址。

新京报:饕餮的出现电影中说到是2000多年前,那应该是商周时期,当时说到残暴的君主是指纣王吧?

张艺谋:是纣王,原来剧本是有纣王这台词的,刘德华说的。但是美国人觉得你说这个我们也不懂,所以最好就笼统讲一个皇帝吧。

地理

向南向北只是个大方向

新京报:开场西方人骑马说向北方去,但看地理当时是在甘肃张掖,向北的话感觉地理位置好像有点问题。

张艺谋:他就是这么一说,他们从最远的地方过来,就一直说往北走。对他们来说这几千公里啊,那个时候路过的一个(城镇),(往北不就跑新疆了吗?)不是,他就那么一说,就是一个大方向。

套路

类型片的破解最好是偶然

新京报:磁石的来源和出现到底是因为什么?

张艺谋:这完全是一个偶然,这就是这种电影套路上的东西,一定要有一个破解。破解的东西就是一定要有人把它研究出来,研究出来一定是得于偶然才比较有意思。这种怪兽片它自有套路,这种套路也是他们喜欢看的。这就是类型片的套路。如果怪兽是可战胜的,没意思,它是不可战胜,所以,它一定把你逼到最危险的时候,然后你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它一定要有个破解,而这个破解中间一定要有个科学家,或者任何人,哪怕是老百姓,总之有一个人,他研究出来,最后用上了,而这个原因,最好是得之于偶然,偶然偶然再偶然。(所以磁石是没有来源根据的?)没有,这就是故事嘛,故事这样讲起来才有意思嘛。

五军

小鲜肉虽多,但戏份不多

新京报:五军的设定很有创意,但是到后期去到汴梁,他们的作用和功能就消失了,感觉有点可惜。

张艺谋:也不可惜,其实是另外一个场景,另外一个改变嘛。讲故事就是需要不断变出什么东西来,其实原来汴梁的战斗会打得更激烈,但因为预算的原因……

新京报:这么多小鲜肉在最后的大战都牺牲掉了,你会不会担心有点惨烈,粉丝接受不了?

张艺谋:当然,但我们是讲故事嘛,很简单。我跟这些小鲜肉,来的时候都说好了,你的结尾是这样的,他们本人都愿意。当然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是一个职业导演,我不去想其他东西,我就塑造好这个人物,讲好这个故事,我觉得,他们的粉丝能理解。因为我们都是前仆后继的英雄,每个人都是英雄,没有孬种。

新京报:为何没有直接描写五军每个将领一个个牺牲的场景?

张艺谋:顾不上,篇幅不行,还有它确实是比较游离了。所以又回到大片类型上,大片类型是什么?是马特·达蒙一直要贯穿,你当然可以让中国人贯穿,但出去没人看啊,你要卖给全世界啊。你要打那个牌(马特·达蒙)嘛,所以这不是有没有民族自尊心的问题,这个规矩就不允许把五军一一道来。

我认为很多人会有不理解和误会,他的批评就是横加批评。美国人也一直跟我说:张导,我们是拍一个给全世界看的大片,你任何的寄托,都必须完成这个目标。这个目标有它的故事规律啊,你把五军一人设五分钟,那就是总共(耗费掉)25分钟了。你想想那些美洲人、欧洲人,他们认识谁呢?他们就是看马特·达蒙啊。

结局

原定结尾是一个庸俗的滚床单

新京报:结尾为何马特·达蒙没有留下来,你是要着重描绘他的兄弟情吗?

张艺谋:原来的结尾是一个庸俗的滚床单,没有什么道理,我自己觉得太老套了吧。后来我跟编剧谈,公司很尊重我的意见,改成那种跟战士的惺惺相惜,对英雄的心心相印,对于牺牲对于信任大家有着一个共识,我觉得这个味道更自然。

新京报:为何不直接用黑火药炸死饕餮呢?

张艺谋:那是讲故事,要一步一步讲。(肯定会有观众认为直接把它们炸了就完了)那不一定,你要看过电影就知道,你是炸不进去的,前面攻击兽王用的全是火药的那个火球,攻不进去的。护卫兽的那个防盾啊,比钢甲都厉害,你攻不进去。只有一个点他是攻进去了,他是离那个怪兽只有三米左右才攻进去的。

主题

最重要的是两种文化的融会

新京报:有网友看介绍会说,这是儒家思想版的《冰与火之歌》,包括长城抵御怪兽,不知道你怎么看?

张艺谋:还是不一样,我自己都没往那儿想,我认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国风。因为你看这个大片,是第一次,我告诉你这个《长城》出去是独一份儿,如此地道的中国风,恐怕是独一份儿,没有过。所以,我完全是从中国人的角度去想这个事情,才不去想《冰与火》呢,跟我没关系,我又没看过那个。

新京报:拍这种商业大制作是不是比拍惯常题材要更辛苦更有难度?

张艺谋:难度大很多,除了规模大、压力大、指挥的东西多之外,牵扯的面广,除了这些,最重要的就是这两种文化的融会。这种类型要保持生动和成功往里面装东西是很难的,两边讨论了很长时间。如果纯按照我的意思拍,跟这个完全不一样,但是,我都不知道,按我的意思拍出来,是不是全世界的。那同时,全按他们的意思拍,那也肯定不会是全世界都受用的一个东西,不好说。所以非常有意思就是大家要找到这个结合点。

(如果成功了你会继续往这种商业类型拍吗?)那就不知道了。你想一想,像我们这种类型的导演,不管你是拍了多少戏,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拍过一个英文的爆米花大片?李安也只拍了一个《绿巨人》,我看他也后悔了不敢了,是吧,所以你去尝试一个英文爆米花,本身就很挑战。你同时还要把它进行改装,把你要的东西装进去,就是一个双重难度的东西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安莹 实习生 邵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