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主页 > 科技 >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发布时间:2017-09-10 10:54  浏览量: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  奥斯汀·希尔(Austin Hill)对数字货币有相当的兴趣,这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型生态系统。数字货币的创新应用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的兴趣,并产生了诸如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虚拟货币。

  区块链技术的基础是分布式账本技术,主要使用分布式计算机组成的数据链以公开的方式记录每一笔交易。这种技术非常安全,能够实现虚拟商品,游戏和在线娱乐商品的数字交易。这种新型安全支付系统的不断创新让希尔这样的人激动不已。

  长期以来希尔一直在从事数字货币相关工作。他曾经是Blockstream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,公司业务是为比特币提供基础架构,募得资金7700万美元。现在的希尔是一名风险投资家,也是蒙特利尔风险投资机构Brudder Ventures的合伙人。

  但是,他也是众多担心数字货币未来的人之一,目前已经有很多人正在利用首次代币发行(ICO)行骗。希尔看到有很多不明智的投资者将钱投进很多没有监管的产品中,而骗子们则拿钱跑路。他警告在ICO市场最终会有一个清算日,就像网络崩溃一样。近日笔者通过电话采访了他,这是我们谈话的编辑记录。

  VentureBeat :你现在在关注ICO市场吗?

  希尔:这就像一再发生的网络泡沫一样,其中充斥着大量的诈骗。而这一现状似乎要继续下去。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  VB :这绝对是一种淘金热,而且很疯狂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介入,但是似乎出个公告并没有让其能够冷静下来。

  希尔: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警告,但是在类似的淘金热中,很多企业家和团队都这样说:“听我说,这是免费的钱”。这也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为何要制定规则的原因所在。但有些投资者、参与者会说:“政府没有理由要发挥家长式的作用,保护我们免受骗局。能够被认可的投资者规则往往是可笑的。为什么不让大家参与进来?

  但现实情况不容乐。我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了太长时间。我曾经创办了世界上规模最大、历史最悠久的加密网络公司,对加密网络技术进行纯粹的应用研究。在比特币出现之前,我们也试图打造类似的虚拟货币。我们试图开发电子钱包。在洋葱路由Tor出现之前,我们针对洋葱路由Tor做了不少早期工作。回到1997年,我以加密网络技术筹集到了7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。我永远不会向消费者出售或承诺任何技术,因为现实与小说中所说的技术永远不同。

  如果你回头看,一家名为Jaws Technology的加拿大公司在1998年发布了自己的加密货币,并在温哥华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小型资本市场上公开上市,这是“炒高抛售”的典型缩影。他们拉拢媒体,他们吹嘘自己,但相关的基础技术却是完全虚无缥缈的。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计算机科学家都可以告诉你这是可笑的。然而,很多投资者却投入了大量资金。这就是互联网泡沫。公司在奋力挥舞双手:“世界需要加密货币,我们发明了加密货币!全世界都会使用我们的产品!“事实上,花五分钟就能够弄清楚他们是卖大力丸的。但他们的能耐在于能够进入公共市场并募集资金,他们经营的是炒高抛售。

  而现在,我们看到了同样的事情正在上演。我们看到一群善良但无知的年轻企业家,他们看到ICO中自由资本的魅力。他们把公司的发展理念用白皮书加以包装,外表光鲜亮丽,当然其中一些理念是好的。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创造一个骗局,但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他们试图通过ICO免费募得更多资金。但是,有不道德的人设计包装这些ICO,从而从不成熟的投资者身上吸纳更多资金。

  你也遇到一些消息灵通的投资者和顾问,他们会告诉这些年轻的企业家,“不要再和风投打交道了。忘记时间表,忘记盈利能力的证明,忘记任何东西,我会通过ICO来帮助你筹集到二千万或三千万美元。“这些人通过抽取佣金而获得不菲利润。他们有这样的能力,采取具有代表性或创始人级别的代币,并在不归还本金的情况下进行转售。由于市场上没有相关的透明度或问责制,这些人会不断地搜罗整个市场,找出任何可以包装的创意。他们跑到这些企业家身边说:“不我会帮你筹集2000万美元,而且不用稀释你的股权。我会帮助你弄一次代币销售。“对于这些家伙来说在后端收取费用和代币,承担的风险很小。而相关公司在进入下一次ICO时,会承担所有的法律和套现风险。目前整个市场破碎不堪。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VB :上周我谈到的这些人口才很好,但他们也有一些明显的危险信号。

  希尔:以史为鉴,我们在1997年成立了Zero Knowledge,主要用于在互联网上发展军事级加密和隐私技术。我们有意在加拿大成立公司,因为加拿大比美国更有利于出口加密技术。当时美国政府已经禁止PGP技术(Pretty Good Privacy,是一个基于RSA公钥加密体系的邮件加密软件),并且正在试图阻止出口加密技术。

  这种管辖权套利很有意思。但当一切都行将结束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用途了。尽管大多数ICO平台都试图将自己放在瑞士,用以太坊举例,其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曾经一直在寻找空白管辖区,最终放在了瑞士。大多数这些ICO平台都在实施司法管辖范畴的套利,并试图将自己放在正确的司法管辖区。

  但美国政府并不在乎这一点。当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决定使用The Hatch Act时,其适用范围非常之广。坦白地讲,美国政府已经这样做过。他们用扑克牌通缉令逮捕来到美国的高管,他们在机场就把人抓走。你降落在德克萨斯州?我们正在以运营赌博网站逮捕你。我想我们会在ICO市场频繁看到这一幕。

  法律层面的风险很大。但是在一切行将结束的时候,与初创公司要倒闭的实际风险相比,法律风险就是一件小事。我一直是风险投资家。我一直是天使投资者。我坐在桌子的另一边,我知道打造一个成功的公司或一个成功的团队到底需要什么。找到正确的发展道路太难太难。

  如果您看看考夫曼基金会(Kauffman Foundation)最近的报告就会知道,仅有4%的风险投资基金收益能达到95%。挑选一个最终成功的初创企业真的很难。如果一个公司在创业过程中大力进行营销或向零星投资者进行推广,他们根本无法进行相应的风险评估。如果一个初创企业的主要目标是通过创新进行投机,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此外,如果没有完善的管理,公司掌管的资金过多就有相应的风险,其中包括资金退出的风险以及未来融资的风险。我认为,很多通过ICO募集资金的公司正在堵塞传统的并购退出路径。如果他们今后仍需要资本,大多数主要的传统融资形式将会对他们关上大门。一旦你启动了一次ICO,这可能是公司所能够做的最后一笔融资。如果一切都顺利,代币在两年内仍然有价值,那么也许这样做还能够起到一些作用,但其中大多数情况会耗尽资金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  VB :如果你简单了解一下数字货币资本,或许会说“也许前五位值得信赖”。你正在深入研究,会认为整个行业都是疯狂的。

  希尔:在大多数情况下,它就是装满卡牌的屋子。可能其中会有四五个项目谈得上计算机科学领域创新,或者说正在进行突破性的研究。但除此之外,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出这个问题:“为什么要打造自己的货币?”除非你是在实施一个特别价值的计划,或者这件事完全不再依赖传统货币。

  你说匿名数字货币项目Zcash?他们对Znarks进行了创新。以太坊?我不认同维塔利克所做的一切,但是一种合法的创新。比特币?开创性的创新。类似于这样的创新项目你一只手就能够数的过来。其他人都是在复制或者抄袭现成的东西,要么就是有硬伤。创造自己的货币对于投机者来说,是一条少有风险的捷径。但最终会像互联网泡沫一样破裂,即使他们是善意的,也会对整个生态系统造成负面影响。就像我说的,很多这样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他们也许是善意的,仅仅是想法很好,正在被这个概念吸引过来。

  VB :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我们都曾看到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破坏力。

  希尔:现状的形成有很多因素。第一,我们对数字货币本身有着不可思议的欣赏和认可,从这个意义说你有群众基础,很多都是风险投资基金。我最近接触了数字货币投资领域的一个人,这个人仅有20出头,通过投机数字货币赚取了数百万美元,却根本没有进行技术技能,评估风险的市场经验,更谈不上进行。这更像是自认为“我一直是这个行业的幸运赌徒”,我认为这是一种冒险。

  有趣的是,我以前也看到过类似的情形。2000年初,有一波玩家靠在线扑克游戏发迹致富。这些人通过在线扑克赚了数百万美元,因为在线扑克几乎吸引了每个人。他们每年会赚很多钱,但这只是意外之财。他们没有成就感,也没有从中得到什么价值。单纯从长远来看,这些玩家还是亏损的。对他们而言就像游戏信用。其中一些专家将他们的技能从玩视频游戏转到在线扑克。这只是另一种游戏币。他们对于通过游戏赚钱无感,也不在乎亏损。

  数字货币也是如此。很多这些上涨,很多这些投资周期来自于他们通过以太坊偶然间获得了80,000%的回报。他们将赚的钱扔进去说,“好吧,我不介意把五分之一的收益扔进新的ICO,也许会再次成功。”这个人为的虚假繁荣市场必然会在某个时候碰壁。

  我不知道市场的催化剂是什么。这些项目是否算得上欺诈?是否有足够的兑现能力?你可以看看Tezos。?Tezos筹集到了2.4亿美元,这是一个荒谬的疯狂。我曾向计算机科学家展示了Tezos商业计划书和投资人了解到的宣传,他们只是笑了起来。他们开玩笑说,这一定是幼儿园的孩子们写的。大多数这样的创业公司复制并粘贴博士论文,并试图把它作为一个可信的硬科学论据。然而,就是这样的项目正在筹集到数亿美元。这些项目势必会分崩离析。

  VB :我今天曾做了一个关于英伟达收益的专题,和他们的首席执行官进行了交谈。他表示,他们在与数字货币相关的硬件销售收益达到2亿美元。一切似乎还是在继续扩张发展。

  希尔:那不会改变的。数字货币的基础区块链技术,或者比特币,以太坊等真正的数字货币不会改变。但问题在于,目前的市场预期和炒作太过了,人们的投资远远超过整个行业的真实容量。

外国人也在担忧ICO:是不是泡沫,是不是骗局

VB :如果英伟达开始向客户提供免费的GPU,并以挖矿收益做支付,我们就会陷入麻烦。

  希尔:完全正确。但英伟达不需要。一两周前,有一篇文章就是关于数字加密矿工是否有必要租用波音747飞往欧洲并购买显卡的文章。目前因为显卡的交货时间太长,他们根本等不及,所以租飞机运输。

  VB :最终总有人因此受到这个伤害。

  希尔:你怎么把麦粒与谷壳分开?你如何区分好的行为和不良行为?比特币行业中有很多人警告称维塔利克他们违反了美国法律。我们曾担心他会因此被捕。现在,以太坊已经被银行和公众广泛接纳已,他被逮捕的可能性相当低。谁是下一个以太坊?显然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想规范这一点。

  VB :在数字货币领域你如何认定自己?

  希尔:我只是一个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。

  VB :你只是仔细研究数字货币?你会积极投资吗?

  希尔:两者兼而有之。我是Blockstream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,Blockstream是比特币领域被资助最多的创业公司。我们曾筹集到了7700万美元,以改善比特币的基础架构。(晗冰)

http://www.caogenz.com/dzham/